主页 > 杂志 > 正文

广州荔湾永庆坊:千年文脉永传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11-03 04:35

广州荔湾永庆坊:千年文脉永传承

  即使在现代化的大都市广州,区域间的不平衡依然存在,新城崛起,老城式微,伴随而来的是经济和文化的发展不平衡。如何留住城市记忆?如何把短板变成“潜力板”?永庆坊的嬗变给出一个可行性答案。

  ◎《南方》杂志记者/杨洋 张亮 发自广州

  “咯吱—”,周日的清晨,广州市荔湾区永庆大街4号,80岁的梁婆婆打开木门,从铁门的栅栏里向外张望。这时候永庆坊经过一夜的休憩,街巷安宁,她看得嘴角挂笑:“我60年前刚搬过来的时候是个年轻的姑娘,现在重孙都有了,这一片还都没变,是这个味。”

  一群身着汉服的少女衣袂飘飘,从几步之外的牌坊走进来,言笑晏晏。每个人眉心都点了一颗桃花印,手里提了油纸伞,一问才知是专程过来拍毕业照的女学生,带了摄影师去抢占“打卡点”。

  游人渐渐多了起来。满洲窗、趟栊门、黄包车、活字印刷……这些旧时风物,不仅是镜头里最靓的风景线,也成为年轻人追寻城市记忆的索引。

  “城市文明传承和根脉延续十分重要,传统和现代要融合发展,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2018年10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广州视察的第一站就来到荔湾永庆坊。永庆坊的微改造保护了街区肌理,延续千年文脉,让西关这片老城焕发勃勃生机。

  老城

  在许多文艺青年的心里,老城就被天然披上古朴浪漫的色彩。荔湾古称西关,作为千年商都广州的城郊,还应别有一派田园牧歌的风景。实际上,在现代化飞速进程中,众多的老城区面临日渐衰微的困窘,西关老城也没能例外。

  永庆坊所在的恩宁路,曾经是西关最繁华的地方,路面可以并排行八顶大轿,骑楼更是颇有特色。李小龙祖居就坐落于此,隔了一条街的銮舆堂,是八和会馆下属的粤剧武打行。这里历史非凡,故事绵长。

  然而经过岁月的洗礼,永庆坊的房屋变得陈旧。荔湾区曾对永庆片区内43栋征而未拆的房屋进行了房屋安全鉴定,结果有30栋为“严重损坏房”,有的甚至濒临倒塌,更有房子墙头塌陷,露出砖木结构。“一代武魁”李小龙祖居的木楼梯,还在勘测时发生断裂,把入场勘测的设计师卡住了。

  老城老了。它变得步履沉重,有点跟不上现代城市的脚步。

  “后生仔都想到天河的写字楼打工啦。这里屋又窄,巷又细,住的多是我们这些老人家。”陈伯是永庆坊的老街坊,在改造之前就搬出来了,现在在恩宁路附近的停车场打工。他的话也折射出“老城病”的症结所在:旧式城建没能满足现代生活的需求,经济中心的转移,更是加剧了“产业空心化”和“人口空心化”。

  广州颇有名气的美食网红博主happysharon曾对此忧心忡忡,她的外婆和妈妈在恩宁路长大。那段时间,她看到永庆坊很多街坊搬走,见证了几代人成长的旧街巷变得残旧,“有些心痛,很难言喻”。

  也是在她成长的这20多年间,广州崛起座座“新城”,玻璃幕墙的摩天大楼高端大气,一个CBD的年产值富可敌市。广州的物质文明和经济发展到了前人无法想象的新高度,许多城中旧村被抹去,高楼大厦取而代之。可是她和小伙伴们,却不愿意看到西关亦复如斯。

  新生

  老城的病,要治。

  但是治病不能把老城也给治没了。

  “旧城改造中,大拆大建固然是最有效率的方式,建起高容积率的房子,经济效益立竿见影。但是历史文化保护这笔账也不能不算。”广州市荔湾区城市更新局调研员江伟辉参与了恩宁路10多年的改造。他接受《南方》杂志记者采访时提到,恩宁路是全市危旧房最集中的区域之一,原来的规划方案六易其稿,均对旧城风貌造成一定的破坏。

  2010年,华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教授王世福带领的设计团队参与永庆片区改造。他们开始转变思路,第一次以保护历史文化为前提,提出在老城区做减量规划,选择采用渐进式微改造的方式,帮助老城焕发新生。

  这个规划以全票通过了审批,但是永庆片区的街坊们还有些将信将疑。

  做建筑的人都知道,修一个旧房子,比建一座新房子难得多。2015年,万科集团接下这个项目时,广州过去的旧城改造项目中并没有相应的经验可循,从政府到设计师和建设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