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杂志 > 正文

【春节特供·小镇青年】从复旦毕业以后,他回家乡当公务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02-11 17:01

【春节特供·小镇青年】从复旦毕业以后,他回家乡当公务员

刚回家乡时,他和以前同学的生活差不多,现在,殷乐感受到了自己与上海生活的某种脱节。

潘文捷

【春节特供·小镇青年】从复旦毕业以后,他回家乡当公务员

殷乐求学时期的照片

采写 | 潘文捷

编辑 | 朱洁树

从复旦大学新闻系本科毕业以后,殷乐已经在家乡做了5年多公务员。

大年初一的晚上是同窗聚会。当年一同走出家乡,考上复旦的8个年轻人,有的还在深造,有的当上了大学教师,有的做了医生,都在上海扎了根,只有他一人选择了回家担任公职。席间,同学们谈到最近流行的游戏和电视剧,他有些跟不上节奏,当话题转向上海的新市政规划,他也无话可讲。殷乐觉得,五年前刚回家时,他和这些同学的生活差不多,现在好像感受到了自己与他们生活的某种脱节。回到家中,殷乐和新婚不久的妻子聊起:“以后我可不可能再去上海读个研究生?”身为教师的妻子并不赞同这个构想,她既不想和丈夫两地分居,也不想在上海租房。殷乐有些黯然。

殷乐是我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我们县城很小,中学不多,才有这种机缘。小时候写作文,老师让我们写我的家乡江苏靖江。我写靖江虽然是苏北城市泰州的县级市,但我妈每次都说我们原本应该属于苏南城市无锡。而我爸则说,靖江毗邻长江,靠水吃水,把“长江四鲜”吃到只剩下“长江三鲜”。老师不大满意这种写法,但总之大概就是这么个状况。那时候,苏州、南京都是靖江人心目中的大城市,上海更是了不得的都市。

在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一天,殷乐觉得,自己也可以去大城市打拼,未来大概不会再留在家乡了。他的分数比北大只高出一点点,但是如果去复旦,一定能报个不错的专业。

“学霸”的进阶:从小镇考进县城,再来到上海

殷乐的父母都是靖江斜桥镇的普通工人。他本人从小就是个“学霸”。在他小升初那年,全市统考,从没上过辅导班的他比分数线高出三十多分,考上了本地最好的初中之一。那年夏天,他和爸爸去斜桥镇教委转学籍关系到靖城镇,经办人特别不情愿,说:“340分的转走也就算了,怎么370多分的也要转走?”想留下他在本镇初中念书,虽然他没有同意,但这个场景至今还让他觉得受到了认可。

【春节特供·小镇青年】从复旦毕业以后,他回家乡当公务员

殷乐的家乡江苏省靖江市斜桥镇

初一刚刚开始,殷乐就成为了全校的焦点。他没有什么灌篮技巧,也不是社团风云人物,既不爱说话,也不怎么和人主动交流,但是他每门功课都能考近满分或者就是满分,不是年级第一也是年级第二。就连我同校读书的表妹,时隔十几年都还记得年级大会给他颁发奖状的场景:“那个年级第一的殷乐哦……”他爸妈每次来开家长会都是眉开眼笑。高中三年,殷乐的“学霸”人设仍屹立不倒,依然次次考前三。

但是一个成绩优异的普通学生,并不能突破小镇“无处不在的关系网”。高三那年,各大高校开始自主招生,自主招生一旦通过,过一本线就可以录取。殷乐的爸爸打电话问我们班主任:“有没有南京大学的名额?”他本来以为肯定会有——殷乐的分数考上北大也有可能,询问南大有没有名额本来也是带点儿谦虚的意思。班主任却告知,没有名额。不久后殷乐发现,不仅南大有,“北大的也有,清华的也有,复旦的也有。光南大就有6个名额。班主任一个个地叫人,喊来喊去,都没有我。直到东南大学,才喊到了我。”他发现那些获得自主招生名额的,大多不是领导子女就是教师子女。殷乐有些愤怒,他拒绝了东南大学的名额,靠着高考成绩考上了复旦大学新闻系。

在大学里,殷乐依然对自己要求严格,他形容自己依然在“拼命地读书”,每天早起去图书馆,一节课也不落下。他发现上海同学和自己这种从小镇走出来的学生很不同——那些学生睡懒觉的也有,翘课的也有,成绩不会冒尖,但是却表现得更加轻松,带着一种“在主场的自信”。

上海同学不像他一样,与老师说话总是恭恭敬敬,他们可以很随意地和老师交谈,有时候直接用上海话。班级要举办什么活动,要拍什么片子,都是上海同学先张罗起来。“他们有的会剪片子,有的会做视频,有的会做主持人。总是比别人快一步,能很自然地能够进入到团体里。”他宿舍里也有一位上海同学,平时很少见到人影,开一辆小汽车上学,这个同学也是他们宿舍里唯一一个有女朋友的。殷乐觉得,在宿舍里,他和那位总是默不作声,认真完成学业的东北同窗有更多相似之处,这位东北同学毕业后也返回辽宁老家做“一份稳定的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