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间万象 > 正文

温顿·马萨利斯:爵士乐是尊重他人又保持独立人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03-15 02:47

信息时报讯(记者 黄文浩)温顿·马萨利斯和林肯中心爵士乐团19年前的广州演出,曾经深刻影响了一群本地歌迷,甚至令其中一些人由此走上爵士道路。当57岁的这位爵士乐大师前晚(3月12日)再次登上星海音乐厅舞台,无疑掀起了2018/2019广州爵士音乐节的最高潮。而除了吸引当年的观众来重温集体回忆,相信有一大部分观众则是首次目睹大师与这个美国顶级爵士乐团的风采。

演出之前的见面会上,问起他对19年前那次演出的印象,温顿·马萨利回忆,印象最深的是吃了很多美食,然后就是对星海音乐厅,“这座音乐厅让我感觉非常温暖,看起来和听起来都是,音乐厅里的听众也很温暖,这双重的温暖让我觉得如同在家一般”。现场,还有个乐迷拿了一张旧相片送给马萨利斯,这是他当年演出后在一间酒吧的留影,而那名乐迷正是当年的酒吧老板。马萨利斯表示感谢之余还表示,其实爵士音乐在哪里演不重要,最重要是大家能欣赏到音乐本身,爵士本身就有这样的魅力,无论出现在哪里,都能够打动你。


6b289b84gy1g10d99q79yj24ur38khe6_副本.jpg

温顿·马萨利斯


他的演出哲学

“每个人都会为了音乐而生存,希望旋律获得生命”

温顿·马萨利斯和林肯中心爵士乐团这次广州音乐会,是他们此次中国巡演的第一站,演出前被问起他最想推荐给中国听众的爵士乐经典是什么,马萨利斯回应:“这晚演奏的所有作品都非常重要,作为一个整体,希望能展现爵士音乐的发展历程。”

开场第一首曲目是传奇爵士大师迈尔斯·戴维斯的《Milestons》,温顿·马萨利斯极富辨识度的小号演奏,轻松将观众带入上世纪的爵士乐世界,又让人想起早在马萨利斯年轻成名之时,迈尔斯·戴维斯对他的深刻影响。曲目中多选自爵士乐历史上的名家之作,一首《Temperance》,作者是温顿·凯利,这正是温顿·马萨利斯名字的来源。《Things to come》则是放大招,观众彻底见识了这位当今最杰出的小号手的“神操作”。

这晚的曲目没有特意讨好中国观众的改编选项,但是每一首都能让乐团里的音乐家展现他们的天分和才华。像《Lady be Good》《Yes Sir, That's My Baby》等,更令观众见识到成员们能奏又能唱的全能表演。

林肯中心乐团的成员历史,可以追溯到温顿·马萨利斯在20几岁建立的七重奏开始,当时乐团中的成员很多都是他祖父辈的音乐家。他回忆,这当中的不少成员当初走上音乐道路都是偶然的机会,但是他们都全身心投入音乐中,他们对音乐的忠诚和付出感也影响了他。马萨利斯自1991年起担任林肯中心爵士乐团艺术总监。作为乐团的灵魂人物至今,马萨利斯表示:“与其说是音乐家本身去运营乐团,不如说是乐团本身在运营、影响着每一人。演奏过程中,每个成员都非常享受创作,因为即兴演奏中,每一段旋律都是一期一会,每一次现场都不可复制,大家会在互相欣赏和尊重的基础上,对他人的创作进行进一步的演绎,这是一个美妙又独特的过程。每个人都会为了音乐而生存,希望自己的旋律获得生命。”

他也谈到对爵士音乐即兴演奏的理解:“想象力无比重要,同时在不断地学习和练习中,我们要学会那些音乐中无法控制的东西,灵感是一闪即逝的,把握它首先要有触觉,第二要有尺度,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太紧会死,太松会跑。知行合一,懂得将脑海中的灵光一现变成演奏中的音符,这是非常难的事情。”


他的爵士哲学

“每个人是具有创造力的个体,而不是一部手机”

1983年,温顿·马萨利斯在22岁时,即成为了同时获得爵士和古典类别格莱美奖的第一人。评论认为,他是打破爵士乐和古典音乐边际的人物。对此,他有自己的看法:“我的父亲是音乐教师,他从小教我音乐,他从不认为音乐上存在什么边界。我自己在作曲方面也有过《摇摆交响曲》这样的作品。音乐在根本上是一样的,不一样的只是技法。”他表示,爵士与古典,两者之间既有边界,又没有边界,“就好像你和我之间,年龄不同、肤色不同,但若把我们的皮囊和内脏去掉,只剩下一副骨骼,也许就分不清谁是谁。而一旦进入精神层面的交流,我们更是共通的”。

另一方面,他对爵士传统的捍卫,则让他成为了极具话题的风云人物。在恢复对爵士乐传统的敬意这件事上,温顿似乎一直处于战斗的状态。说起此事,他则认为:“我们不要局限在地域,时间与空间去谈论爵士的文艺复兴,我们生活需要直面很多事情,衣食住行、生死哀荣、爱恨情仇,都是需要面对的东西。我在音乐中更多思考的是,是爵士音乐如何从一个维度去放映我们的人生,而并没有想太多,是否要将爵士音乐推向一个文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