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论坛 > 正文

王人博在读丨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02-11 14:13

王人博现任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政法论坛》主编。在1979年考入西南政法大学后,王人博开始了法律研究的道路,尤其专注于宪政理论和宪政史的研究。王人博的著作《法治论》、《法的中国性》、《权利论》等法治书籍多次获得各方评选的“年度十大好书”和“影响中国法治图书” 。

 

王人博在读丨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

王人博

 

身为法学教授,王人博一直喜欢阅读和思考。在他的理解语境中,一个教书人如果自己不读书,心里也会多少有些不踏实。爱德华·萨义德曾说,“要维持知识分子相对独立,就态度而言,业余者比专业人士更好”,这也是王人博的信条。在知识分子的意义上,“业余者”是个地地道道的读书人,除了忠于自己因读书而获得的智识之外,任何立场都与他无关。2018年出版的《业余者说》以问答录的形式展现王人博在学术和教学之余的思考,读鲁迅,观张艺谋电影,谈如何理解中国。王人博喜欢把自己的点滴观察和日常思考分享在朋友圈,久而久之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今年新书《你看我说:一个法学者的人间情味》就是根据他多年思考和分享整理出的图文集。

 

1.最近在读的是哪本书?

答:最近在读《戊戌变法的另面:“张之洞档案”阅读笔记》。读这类书的想法有点复杂,用一两句话不好概括。这样说吧:根据自己的年纪和阅历,我对“思想”的关注度明显下降,而热情转向对“行动”的思考和阅读。中国不缺乏思想者,晚清以来便是如此,因为有个现成的老师——西方摆在那里。把西方的某种思想借取到中国,提出改造中国的方案也不稀缺。

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变形走样?中国的问题不是如何“想”,而是如何“做”。“做事”或者做成一件事,更需要智慧、技艺和勇气。说说容易,做起来难。在中国要作为一个好的行动者,他需要动用各种知识和能力,包括处理各种人际关系的智慧和技巧。与上打交道是一回事,与同事打交道以及与下打交道是另外一回事。

就拿戊戌变法这个事件来说,研究张之洞就比研究康有为重要。康有为主要是“想”,而张之洞作为晚清重臣的封疆大吏如何“做”,更值得去研究。因为再好的思想要发挥实效就必须落实到行动层面。行动者往往有丰富的经验,有处理各种人际关系的能力,更明了现实是怎么一回事。这一点,因为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比其他任何国家处理起来都要难。臣子跟皇上如何说话就是一个大学问,包括奏折。人有激进、保守、持重之分,如何与他们相处做成事情也是一门大学问。之所以转向“行动者”阅读,还是受日本学者沟口雄三的影响。他说过,张之洞的《劝学篇》是他积四十多年的官场经验的呕心之作。这句话打动了我。没有实践的经验得失,是决计写不出不温不火的《劝学篇》的。

王人博在读丨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

张之洞(中)

另一个来源是重读鲁迅的《阿Q正传》。鲁迅在这个文本中,使用的每一章的标题都可以看作是“思想之名”,包括这个文本的序章。“正传”本身就是中国“思想之名”的一个反讽。然后再根据每个“思想之名”去写“阿Q”这个行动者如何行动,包括“他”的所思所做。思想是某种既定的意识形态,而阿Q正是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支配下成了一个反讽式的行动者。所有一切既定的意识形态包括革命在内,在阿Q那里都统统失效。思想真是做了孽,它许下了愿,却为了要人的命。

 

2.阅读次数最多的书是哪本?

答:次数最多的当是竹内好的《近代的超克》。原因很简单:他是日本人,一个与中国思维方式很近的东方人,也因为他的行文风格很东方。另一个原因是他写的鲁迅独此一家,你可以不同意,但要超越很难。他的鲁迅不是研究,而是“诗术制作”,它既是哲学的,也是政治的,而且暗藏杀机。

 

王人博在读丨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

日本汉学家、思想家竹内好(1908-1977)

3.今年读到的最好的一本书是哪本?

答:重读《阿Q正传》。未庄,阿Q:一个记忆中的国家历史和它的人民。——被损害和被侮辱的人也去损害和侮辱他人。

 

4.你床头现在放着哪些书?

答:不好意思。床头摆着自己的两本书,《业余者说》和《你看我说》,都是最近的。之所以这样做,是想不时地看看自己此时此地的所思所想,以便检讨自己。有一点是肯定的:不是为自己的书做广告。

 

王人博在读丨为什么再好的思想在实践层面总是

《你看我说》,王人博 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1月版

 

5.最想写出怎样的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