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法治聚焦 > 正文

法治,由我们自己来定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02-11 15:35

(原标题:法治,由我们自己来定义)

傅达林

2016年最后几天,几桩典型个案引发的法治议题仍在发酵。被人为打上烙印的时间节点,并不能阻隔法治事件的发生与延续。岁末年初只是我们用以记录和总结的绳索结,给我们提供一个反思的契机,以便走好未来的路。回顾一年来,从法律事实的追问到错案问责的声讨,从公共政策的论争到司法裁判的审视,发生在身边的司法个案和法治事件,纷纷然如电影蒙太奇一般色彩变淡,渐渐定格在转型时期的历史背景墙上。

从这样一幅图景中走来,我们究竟收获了什么?

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慈善法出炉,民法总则草案审议,检察机关提起公益诉讼……宏观层面的体制改革与制度架构,足以吸引精耕细作的法学者笔耕不辍。但真正意义上的法治,不是由法学者在书斋中建构,也不是执政者凭主观愿望去定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法治最终要由我们自己——每一个公民来定义。因此,我更愿意打量那些个案,那些发生在身边、可感知的鲜活法治事件,它们汇聚了流动的法治样态,我们参与其中,冷暖自知。

个案是法治时代的符号。贵州村民状告省政府,副省长出庭应诉;被判死缓的陈满改判无罪获高额赔偿,见证公民权利尊严;河北青年贾敬龙婚房遭强拆酿血案,折射基层治理之困;还有魏则西事件、罗尔捐款门、聂树斌案改判、乐平冤案平反……发生在2016年的个案,一如既往地鲜活、震撼、生动。我们从挑战常识的个案中重读常识,在理性反思的舆论场里获得理性,于典型剖析中思忖普遍性意义,这样的参与方式和认知习惯,开启了“个案推进法治”的模式,成为近年来十分流行的年终总结路径。

但是也要看到,进入公共舆论视野的个案毕竟极为有限,公众参与的广度和深度都还远远不够。典型个案之外,那些每天都在发生的寻常案件,那些时刻都在重复上演的法治事件,才是我们据以定义“法治”的基本素材。365天过下来,我们每个人需要在内心叩问:国家供给的法律制度打消了自己多少顾虑?经过之处的行政执法方便了自己多少生活?司法救济的大门为自己打开了几分?日见其多的个案反转充实了自己多少权利?在年复一年的法治进步总结中,我们的幸福感提升了多少?

我们念兹在兹的法治,说到底不是给人看的,最终要进入生活,从庙堂之高落入寻常百姓家。典型个案具有法治的风向标意义,但随着人们的生活归于平淡,那些暗藏在事件肌理中的潜在逻辑,仍旧可能得到复苏,继续支配着我们的生活规则。例如,全国首例大气污染公益诉讼案胜诉(中华环保联合会诉山东德州晶华集团振华有限公司长时间超标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法院判定被告赔偿2198.36万元,40万元律师费由原告承担),法律学者和公共舆论都从中积极传播“个案促进正义”的正能量,但是,针对背后具有巨大利益诱导的习惯性不守法痹症,标志性个案的胜诉能否塑造环境法治的常态格局?

经过三十多年努力,中国完成了形式法治框架的刚性构建,进入以法律实施为重心的实质法治阶段。夯实实质法治的根基,需要千千万万个个案,一起拼接出法治的图景,塑造法治的良好习性。在捍卫权利、对抗不公、寻求正义的旅途上,每一个人的勇气与信念都那么重要,每一次的参与和争取都值得书写,正是在一个个个案中方能让法律抵达人心,在一桩桩事件中方能构造法治的生长机制。

当朋友圈里不停刷屏以记录岁末年初的时间拐点,我们却很难找到一个新的意义分界线——以往种种“元年”“关键之年”“攻坚之年”的标签,并不足以描述当下不断流动的法治。说到底,今天只是昨天的继续,对于法治的期望者而言,回顾过去更多的意义在于一种延续与坚守,甚至来不及梳理总结,来不及整理思绪,新的更为鲜活的法治事件已经继续在眼前展开。面向这些事件,在平常生活中构建更贴近、更缓和、更细致的法治生长方式,我们就能定义出我们自己的法治。

(原标题:法治,由我们自己来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