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订阅 > 正文

成田机场的建设为何会成为持续50年的社会问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9-03-15 01:21

20世纪60年代初,日本政府决定建造成田国际机场,引发了当地民众,尤其是农民阶层的激烈反抗。他们自觉组织起来,掀起了一系列反对斗争,而且斗争的火焰一直燃烧至今日。2016年7月3日,成田机场建设反对同盟及相关社会团体刚刚召开了一场以“一直斗争到底”为主题的纪念三里塚斗争50周年的盛大集会。至此,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三里塚斗争史迎来了重大的时间节点。这场社会运动爆发于1966年,起爆点是日本千叶县成田市郊外农村区域三里塚及其附近。它是以反对成田国际机场建设为目的的系列性反体制斗争,史上也被称为成田斗争。引发这场斗争的社会根源就是成田机场问题。成田机场是日本最大的国际机场,在机场建设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深刻的社会问题,其中以三里塚斗争最为严峻。

新机场选址成田

进入1960年代,伴随着经济快速发展和对客运需求的增加,国际航空运输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承担着日本当时主要国际航班重任的东京羽田机场也不得不面对不断扩大的需求所造成的压力。然而羽田机场的增容却是困难重重的。政府几乎不可能从宏观上调整东京湾的港湾建设规划,而且当时技术层面的调控能力也达不到如此高度;更为棘手的是,空中交通系统的改变还有可能与美国空军管制区域相重叠,所以扩建会受到政治、外交、军事、安全等因素的严重制约。更何况就算强行实现了增容,流量也最多扩大20%-30%,仍然无法满足航空运输需求。

因此,1962年就开始了新东京国际机场选址地的调查,经过一系列的商讨和调整,最后在1966年7月4日,佐藤荣作内阁宣布,机场建设用地最终落户千叶县成田市三里塚。这块土地包括曾是国有土地的下总御用牧场和部分千叶县县有土地,以及周边开垦农户所有的私人土地。之所以选择此处,是因为政府当时认为这块土地征收起来会相对容易一些。而事实上这是一个误判。

御用牧场面积占机场计划用地的不到40%,其余大部分还是当地农民生活居住地和农用地。然而政府没有做好思想上和经济上的准备,在事先没有和当地农民商量,也没有考虑好如何进行金钱方面的补偿和开展土地置换的情况下,单方面地宣布了选址决定。因此,引发了以农民为中心的激烈的反对运动。

当地农民在逐渐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被迫忍受机场建设噪音等各种问题的过程中,逐渐强化了抗争意识。最终于1966年7月20日结成了“三里塚芝山联合机场反对同盟”(简称:反对同盟),三里塚斗争自此正式拉开序幕。

成田机场的建设为何会成为持续50年的社会问题?

三里冢·田边小村

初期的三里塚斗争

为了对抗当局带有强制性的土地征收行为,身为当事者的农民们想出了一个对策,他们互相购买别人一坪土地,使得土地拥有权状况变得犬牙交错,这样一来,每一坪土地都能够成为进行交易谈判的筹码,又可以形成微妙的合力牵制政府,史称“买一坪运动”。自不必说,这给机场用地的征收谈判带来了巨大的困难。

三里塚芝山地区的农民大多是“二战”后从海外撤回的归国侨民。后来,他们在这块土地上以农民的身份重新开始了新生活,没想到在他们生活好不容易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又遭遇了机场建设带来的冲击。反对同盟最初由1500户农民组成,其中有少年行动队、青年行动队、妇女行动队、老年行动队等。

从一开始,反对运动就得到了来自日本社会党、日本共产党等革新政党的支援。后来反对派针对政府完全无视自己立场的强权态度,贯彻“以力对抗力”的方针,吸引了一些革新政党的加入。不过,有些政党参与运动的动机并不单纯,企图利用反对运动扩大自己的政治势力,结果招致农民群体的极度不信任。面对如此混乱的局面,农民群体认识到,与其一一甄别援助者的初衷,不如乘势扩大影响与声势,于是采取了接受一切支援团体加入的策略。即无论何种党派,都可以加盟。故此,新左翼党派也加入了反对运动。

新左翼各党派在政治立场上,原本就与日本政府严重对立。加盟反对运动后,他们以“劳农连带”“打击国家治安前线三里塚地区的警察机动部队”“新机场的实质就是在日本建造一个新的军事基地”“全国居民运动巅峰决战”等口号为行动纲领,大力支持、援助反对派农民群体的行动。当地广大居民尽管对各政党并不信任,但是,出于与农民群体一样的思考,也采取了毫无条件接受一切团体或党派加盟的做法。为此,他们也接纳了新左翼党派的加入。

成田机场的建设为何会成为持续50年的社会问题?

三里冢·少年行动队

斗争的激化、机场的通航